胡文龍——萬里援疆

當一位龍游人站在新疆,立在阿克蘇烏什大地上,他那個時候是怎樣的心情?

新疆這個縣的面積,是龍游的16倍,大到幾乎無可想象。

塔克拉瑪干大沙漠西北邊緣、塔里木河上游,“白水”阿克蘇河從眼前流淌,天藍藍,水清清,一條河,一座城,被稱為西北休閑之都。

我相信胡文龍這一刻一定腦子里疊加著江南老家龍游那條母親河——靈山江。因為這讓他有了參照,有的定位,有了在塞外的坐標。

這很重要。

這時候胡文龍的身份,不僅僅是浙江金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而是作為龍商在進行援疆考察。這次行程,不僅意味著胡文龍企業疆界的拓展,更是他經營思想的凸現。因為一旦決定了在新疆的投資,便不再是在新疆辦一個廠那么簡單;也不是胡文龍這條“龍”,在他創業與再創業的所在都帶著“水”而順風順水那么簡約。


回過頭來看胡文龍的創業,盡管企業規模在整個工業企業界并算不上大,但在他的山茶油行業里,絕對夠得著一塊招牌式的標桿。而且他起步、發展,看似按部就班,著實深思縝密。

九十年代初,胡文龍從學校畢業對口分配進入了龍游縣油脂公司。正是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過渡時期,國營企業還處在類機關狀態,民營企業春風催生。這個年代,少數人開始用上了灰屏的諾基亞,肯德基大爺剛剛進入中國市場,轟轟烈烈的創業潮暗流涌動。

91年王石的萬科在深圳掛牌上市,94年楊瀾放棄紅極一時的《正大綜藝》赴美進修,99年馬云創辦了阿里巴巴,2000年李開復成為微軟副總裁。創業史上,有時就是這么不經意間,一個一個時代人物閃現。

油脂生產其實就是一個小眾化又專業化的領域,它有類化工的工藝流程、管道、反應釜,但卻是食品行業的安全衛生要求,哪怕那時候的大學老師,也往往或者只懂工藝卻不懂設備,只懂生產技術,不懂電氣配合。

這樣的背景下,胡文龍的機會來了,而其實是他平時的鉆研引來了機會。有人請他幫忙設計油脂廠,包括成套設備,包括工藝布局,全都交給了他。

畫一套圖紙的報酬可能超過他一年的工資收入,況且客戶對胡文龍說,你設計的設備,市場上采購不到現成的,索性從設計到建廠,都你幫我做了吧。

胡文龍下海了。相信這樣的誘惑是雙重的,既有經濟收入上,更是在成就感上。這符合胡文龍性格,既會鉆研技術上有一手,又有策劃和動手能力,滿足了他所有的自豪感。兩年后的2000年,在幫人設計了4個廠之后,他辦起了設備廠,專門承接油脂生產線的設計、設備制作和安裝及調試。

這個取名“和隆”的設備廠,推出的竟是符合歐盟食品標準的茶油設備,為茶油出口掃清了所有技術壁壘。而且每年都有新技術、新工藝應用在公司的產品中,使產品始終處于國內領先水平。

原始積累就這樣真正開啟。

為什么沒有繼續在設備制造行業擴展呢?

胡文龍今天對這個問題,是開心一笑。他說,我做的設備用很長時間都不會壞的,平時連維修活都很少,又不可能有這么多新廠新流水線的業務,做不下去了呀。

恰巧這個階段,一個經他介紹的外商聯系他,請胡文龍帶去看這個外商的供應商。兩人去廠家一看,外商不干了。老外說,我用了這么長久的供應商,生產現場是這樣的?

雜亂無章的現場,管理無序的企業狀況,外商不干了。他面對的是國際食品市場啊,他實在不放心這樣的廠家能夠持續穩定生產高品質產品。

而在九十年代,這現象又是太普遍了,利益至上,膽大為先。所謂企業管理、所謂經營理念,這些都還沒進入民企。

外商對胡文龍說,你不是幫人建了好多廠嗎?你辦個廠生產吧,茶油全部供應給我出口。

所以胡文龍的創業起程,真是太簡單了,似乎沒有任何曲折故事。

這怎么行,這不符合創業形象。

我追問他,創業過程中,遇到最難的是什么。

他想了想,回答我:真沒有,因為我做事情都有預案,一個一個去解決就是了。

這是2004年,胡文龍從身處油脂行業幫人設計工業設備,到下海生產油脂設備,一個轉身回到行業,自己生產山茶油,金勺科技由此設立。

山茶油是我國特有的傳統的食用植物油,生產和發展的歷史源遠流長,歷史上,茶油曾經是"皇封御膳"用油。

色澤金黃或淺黃,品質純凈,澄清透明,氣味清香,味道純正的山茶油,經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營養與食品安全所對茶油和橄欖油進行的對比研究表明,茶油與橄欖油的成分有相似之處,但茶油的食療雙重功能實際上優于橄欖油,也優于其它任何油脂。

之所以這里介紹這么一段有關山茶油的背景,是因為了解了這些,才明白胡文龍所說的,他“喜歡一切按規范做事”“做任何事情要有設計、要有預案”。

所謂預案,其實在胡文龍后來表現出的,就是企業戰略。

小企業談戰略,是有“風險”的。這風險在于外界,人們會成為笑談。

而企業發展,如果沒有戰略,或者沒有戰略意識、規劃,沒有一家能夠長久發展。

站在歷史的高度來觀看和分析。中國很多人一開始是膽子大干起來的,別人不敢做自己敢做。那時國家正處于發展經濟的粗放時期,亂世出英雄,那時候到處都是機會,找一個代言人大吼一聲,各地的代理商經銷商排隊上門。只要有產品,每次招商會總是收到一大筆的現金來,這種現象一直延續到九十年代中期。而這種狀況,卻成了許多老一代企業家的慣性。

選擇從做山茶油開啟油脂生產的創業路程,除了胡文龍本身是學油脂專業的之外,是他對這一領域市場前景和消費趨勢的判斷。

山茶油在主產區一直被視為山珍貢品,素“油王”之美譽,在營養價值上和橄欖油有過之而無不及。作為一種全新的油種,在茶油的主產區,比如福建、安徽大別山腹地、江西、浙江等地,消費者的認知度比較高,而對于非主產區的深圳、北京、廣州等市場,消費者在認知上存在較大的陌生感,但這些市場卻是山茶油潛力消費區。

并且,山茶油這一細分領域,至今沒有大一統的絕對優勢品牌。

這是胡文龍創辦山茶油企業的潛在市場優勢,加上他此前積淀的從工藝到設備,整個生產掌控的優勢,但更大的優勢在于,他的信念——做自己吃的山茶油——這是他對品質的最樸素而明白的表述;他的標準——歐洲標準——世界上食品安全要求最嚴格的限制。

何為做強,一個再小的領域如果成為標桿,一定強大;何為做大,一個細分領域的成為領頭,市場空間一定足夠支撐企業發展。

企業的愿景非常重要,胡文龍說,他在2004年訂的企業文化標識、理念、要求,到現在都不顯落后。他追求“金”“品”“質”,所謂金,是高品質的追求;所謂品,指產品,更是人品;所謂質,指質量,企業與人的素質。永無止境。

而“金勺”的金色也隨著胡文龍的品質堅守和市場深耕,漸露光芒。

20162月,央視“發現之旅《品質》欄目”“發現”了金勺。這是一檔以記錄產品品質和品牌建設為主題的欄目,全國山茶油企業有幾百家,龍游小縣城的“金勺”為何受央視青睞?

“金勺能入選靠的是先進的科研、裝備以及產品質量10年無過錯。”胡文龍說,金勺之所以能在山茶油行業脫穎而出,成為行業領頭羊并入選央視《品質》欄目,是因為金勺擁有多項技術專利和高科技設備,金勺研發的集采摘、剝殼、分揀、榨油為一體的成套機械,使每公斤山茶油的加工費從32元降到1.6元。10年來,金勺的客戶沒有一家出現“苯并芘”超標,當“毒茶油事件”影響全行業時,金勺對整個茶油行業整體穩定起到重要作用。

這,應當作為一個記錄點,標志著金勺、標志著胡文龍發展,在山茶油行業里的地位。

所以說,戰略定位是一名由傳統商人(生意人)邁向一名企業家的革命性的,突出重圍式的裂變,是一只蝴蝶的破繭而出,迎接新生命的快速到來。

為不確定的明天做些什么,這,就是戰略。

那么回過頭來,20179月的新疆之行,則標志著胡文龍和金勺,從產品經營的市場營運的又一個標志點。

8月的新疆是色彩斑斕、五顏六色的。20178月,胡文龍在衢州市市場監管局推薦下,隨衢州工商聯代表團到烏什考察。

三天的考察,回到龍游18天之后,胡文龍再次來到阿克蘇烏什縣。在五彩的天地間,他衷情的仍然是“山果果”,一眼相中略帶著灰色的堅果——核桃。

胡文龍說,他被衢州援疆干部人才蓬勃向上、傾情援疆的精神感染,被新疆渴望投資的熱情激勵,被新疆的資源吸引,所以決定投資烏什。

827號,他成功預注冊“冰川果園”各類食品商標;920日,簽訂投資協議;幾經策劃、協商,118號,阿克蘇金勺果業有限公司注冊成立。由浙江金勺科技有限公司控股企業浙江冰川果園果業有限公司全額投資,占地196畝的核桃加工產業項目,投資2.4億元,年加工核桃1萬噸。廠房建設一期2.5萬平方米,包括生產車間、研發中心等,總投資2億元。

由此,衢州市最大的援疆產業項目產生了。

詳見鏈接:http://mp.weixin.qq.com/s/geSu1EXWczAU8Db5V-iRfg

后三胆组是什么意思